升沉

微博ID:升了个沉的
逐渐感受到了爬墙的乐趣

【魔道祖师】Against(二)

  莫玄羽一点都不想去警局。

  废话,任何一个使用假身份的人都不会想去警局的好吗!

  现在回想起来,他刚才的表现有些招摇了。一个围观群众对案件高谈阔论还纠正了调查人员的错误,换成是他也会觉得可疑,更别说是以严谨敏锐著称的蓝忘机。

  可是他长着一张嘴就是要说话的啊......

  莫玄羽被蓝思追和蓝景仪一左一右地夹在车后排,有些郁闷,心里盘算着一会儿该怎么应付蓝忘机。虽说蓝忘机明察秋毫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但是自己也是有着多年插科打诨浑水摸鱼功力的,总不至于一上场就腿一软直接招供“蓝组长我再也不敢了啊我不叫莫玄羽啊我叫——”

  “魏无羡。”

  刚才一直在走神的人冷不防听到这三个字,眉毛抽了抽,才注意到是蓝思追在和蓝忘机说话:“蓝组长您刚指的是他吗?我在警校的时候就听说过魏先生对勘查现场和抓捕犯人很有心得。”

  “蓝组长刚才只是说有他有一个同事经验丰富,是办案的一把好手,局里有很多前辈都很厉害吧。虽然我之前也听说魏无羡很有天赋,可天赋不能决定人品......”

  “景仪,不要随意评判他人。”蓝忘机的声音从前排传来。

  男子心里有些好笑。

  要是这三人知道他们谈论的主角本尊就在这儿,不知作何感想。

  他的行事作风在他还是个警员的时候就被人多次评论过,有争议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就是没想到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居然还保持着话题热度。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蓝忘机似乎对他评价......还不错?

  魏无羡心道:“本来还以为蓝忘机又会说什么‘不正经,轻狂,不知天高地厚’,这样我就能抓住他在背后说人坏话的把柄了。”

  就像他们还在警校时那样。

  魏无羡无声地弯了弯嘴角,一抬头正好对上蓝忘机从后视镜里扫过来的目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有些心虚,魏无羡总觉得蓝忘机的视线有点......耐人寻味。

  “到了,下车。”

  被带进警局二楼办公厅的时候,魏无羡下意识看了一下靠东南角的位置——和其他堆满了资料文件的办公桌比起来,那张桌子上空空如也,抽屉大概是上了锁,牢牢地关着。魏无羡心里生出一丝感慨,仔细一看又有些惊讶,跟在蓝忘机后面问道:“警察同志啊,那张桌子有人用吗?”

  蓝忘机拐过一条走廊,打开一间询问室的门:“以前有。”

  “很早以前?”

  “嗯。”

  “现在呢?”

  “没有。”

  “那是不是马上就要有人用了?”

  蓝忘机拉开凳子的动作一顿,向来冷冽的眉眼似乎柔和了下来,“大概是吧。”

  魏无羡心想难怪那桌子这么干净,毕竟是他走了之后就闲置在那儿的,指不定积了多厚一层灰,为了接待新同事当然得把办公桌好好擦一擦什么的。

  见蓝思追拿了做记录的手提电脑进来,魏无羡想着还是速战速决比较好,自觉地坐到蓝忘机对面。

   “姓名。”

  “莫玄羽。莫名其妙的莫,故弄玄虚的玄,羽化登仙的羽。”说完魏无羡就嫌弃了自己一把,到底是哪根筋抽着了才起这么个文绉绉的化名。

  “年龄。”

  “29。”

  “职业。”

  “私人诊所医生。”

  “从医时长。”

  “半年多,不到一年。”

  “时间不长。”

  “蓝警官,行医执照很难考的好吗。像我这种天资愚钝的人,总得多准备几年才通过。”

  ......

  两人就这么一问一答,魏无羡发现蓝忘机的问题和案件本身没什么太大关联,更像是围绕着他问的,不免有些担忧蓝忘机是否真的对他起了疑心。

  突然传来阵敲门声,有人进来把蓝思追叫了出去,蓝思追回来时脸上添了几分焦虑的神情,声音也沉了些:“蓝组长,做完笔录我想请个假。小叔病情又加重了,小姨手头又有几个重要的化验任务,走不开,我得去陪护。”

  魏无羡心下一凛。

  温宁。

  早年因为一次事故,温宁险些丧命,被魏无羡救下后身体状况大不如前。万幸的是魏无羡在配制药剂方面很有心得,用于控制温宁的病情相当有效,再加上温宁的姐姐温情是学医出身,帮着治疗调养了段时间,温宁渐渐有了好转,为这事温情还曾经半开玩笑地建议魏无羡有空去考个药学博士。

  算起来,他和温宁断了联系也有三年了。当初是确定温宁的病情不会复发后,他才决定暂停和温家姐弟的联络——他们已经被他牵扯得足够深,虽然不能完全置身事外,但魏无羡还是不希望将他们卷进他接下来未知的道路里。

  现在的情况却在魏无羡意料之外,而且听蓝思追的意思,温宁的病情反复不是第一次了。魏无羡暗自思忖,温情现在应该还是队里的法医,先得设法和她碰面,才能了解温宁的近况。

  不论如何,都要找机会去见一下温宁。

  “你很担心?”大概是自己的表情凝重引起了蓝忘机注意,魏无羡反应过来摆摆手:

  “啊,医者父母心嘛,听说有人病重总归不太好过。”

  “他会好的。”蓝忘机合上手提电脑,像是顺口说了这么一句。

  这语气有点微妙啊......魏无羡摸了摸下巴,蓝忘机这是在......安慰他?

  两人刚一先一后出了询问室,一个年轻警官就飞跑进办公大厅,直奔蓝忘机:“蓝组长!”

  蓝忘机微微皱了皱眉,魏无羡心里为这个年轻人默默点了蜡——蓝忘机对这种一有变故就方寸大乱的性格向来不甚赞赏。想当初魏无羡自己就是张扬的性子,蓝忘机没少指责他喧哗,这一点倒是和他们曾经的警校老师蓝启仁像了个十成十。

  “子真,有事慢慢说,不用急。”门口走进来一个人,容貌与蓝忘机极为相像,但比之蓝忘机的冷峻,那人的气质要温润和善得多。魏无羡不止一次地怀疑过上帝在制造蓝氏两兄弟的时候,是不是失手把蓝曦臣那份的“生人勿近”全倒给了蓝忘机。

  “副队好。”意识到刚才有些失态,欧阳子真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继而严肃起来,“剩下的尸块发现了,是金夫人。”

  在场的人都是一怔。

  蓝曦臣脸上温和的笑容也消散了,与蓝忘机对视一眼,后者点点头:“我去调查。”

  “思追刚和我告了假,温情还待在检验室里忙得焦头烂额,现场勘查的人手会不会不够?”蓝曦臣略忧虑地问。

  “不用,现场勘查交给技术部,我再带个人就好——你说你有从医经验对吧。”蓝忘机话锋一转。

  “嗯?啊,对。”魏无羡看了眼身上松松垮垮的白大褂,心想你不是明知故问吗。

  从嫌疑人到助手,画风转变简直不要太快啊。

  其他人都或多或少惊讶于蓝忘机的决定,蓝曦臣倒是淡定得很:“那忘机你去吧,小心些。”

  欧阳子真欲言又止,等蓝忘机和魏无羡风风火火地出了门才小心翼翼地问:“那个,副队,你认识那个人?”

  “不认识。”

  “那你放心让蓝组长和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出去办案?”

  蓝曦臣抿了口茶,轻笑道:“忘机信任他,那就没什么问题。”

评论(11)

热度(221)

  1. 淡🍁语-苗升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