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沉

微博ID:升了个沉的
逐渐感受到了爬墙的乐趣

【魔道祖师】Against(三)

  • 一不留神就码到这么晚,低产专业户心好痛......

  • 悬疑向真是感觉大脑被掏空【躺倒】......我为什么不能让汪叽和WiFi好好谈恋爱【手动再见】

  • 应一个妹子要求加了文章名的tag,捂脸

——————————————————————

  入夜后的莫家庄安静得有些过分,穿梭在昏暗的巷子里能听到回荡的脚步声。本来这条后巷就是专门堆放垃圾的场所,地理位置实在算不上多好。矗立在巷子两边的楼房已经空了好几年了。看热闹时趋之若鹜的人终归还是更担心自身安全,白天一过,调查现场周围立刻冷清下来,只有两个人还在那儿逗留。

  “不去新现场?”魏无羡靠在墙上,抱着手臂看向蓝忘机。

  “人太多。”蓝忘机摇摇头,“而且你也想来这儿。”

  “哎呀看不出来蓝警官你这么懂我,真是深得我心。”

  “......”

  蓝忘机不答话,掏出手机自顾自走到一边发消息。虽然魏无羡抓住机会调笑了蓝忘机一回,但蓝忘机的确说准了他的心思——这里比新现场有调查价值得多。

  分尸的目的一般是出于发泄或是掩盖罪证。但就对左手臂的调查而言,分尸手法有条不紊,抛尸区域不集中,不太可能是为了发泄。如果是为了掩盖罪证,分尸想掩饰的一般是死者死因和身份,可是根据欧阳子真的报告,除了这条左手臂,剩余尸块被发现的地点距离相隔不远,发现时间也很集中,甚至这么快就确定了死者身份,似乎也有点说不通......

  想到这里,魏无羡问道:“对了,那位‘金夫人’是指?”

  “金光瑶的妻子,秦愫。”

  魏无羡微微睁大了眼。

  “秦愫一周前失踪了,开始还怀疑过是不是绑架,但是一直没有接到绑匪的消息,所以队里开始留心近期难以确定死者身份的案件。”

  “那么之前说的‘弹钢琴的夫人’......”

  “秦愫是钢琴教师。”

  魏无羡略一沉吟,“她辞职很久了吗?”

  “没有,就在失踪前一天还接到了一个钢琴私教的活。”

  “那不对,既然她一直在工作,短时间内留不了这么长的指甲。这条手臂不是她的,这是两个......”

  “我一开始也怀疑是两个案子,但是子真说比对结果出来了,是一具尸体。”蓝忘机把手机屏幕对着魏无羡,“所以......”

  “所以,有一个容貌酷似秦愫的女人被死后分尸但正主不知去向。”魏无羡卷起袖子,“她的左手臂还被专门丢到了这个小区,果然,这儿不太寻常啊。”

  像是为了配合魏无羡的话,一阵冷风刮进巷子,带着股阴测测的气氛,白大褂太薄,魏无羡不禁打了个寒颤:“我只听说住在这里的人少,没想到这么少,大晚上的一点人气都没有,不知道的还以为德古拉家族隐居在这儿。”

   “你就在这儿开诊所?”蓝忘机问。

  “闹市区租金太高了,我可是个穷人。”魏无羡刚被冷风激出一身的鸡皮疙瘩。不停地搓着手臂,“这个小区有些年头了,长住在这儿的人大多过了中年,经常有个小病小痛,我把诊所开在这儿不是正好嘛。”

  蓝忘机伸手刚搭上自己外套的前襟,巷口忽然传来脚步声,魏无羡停了动作,和蓝忘机一起凝神细听,在夜风细碎的呜咽中敏锐捕捉到一下清脆的“咔哒”声,两人心里同时一紧——

  手枪上膛的声音。

  又响了一阵类似螺纹旋转的摩擦声,来人不再前进。气氛僵持了片刻,魏无羡的精神正高度集中,不放过任何细微变动,结果一个声音猝不及防地灌入耳中。

  “汪!”

  3

  2

  1

  “啊啊啊啊啊啊狗啊啊啊啊啊——!!!!!”

  魏无羡因为极度惊吓,失声了三秒后才终于爆发出哀嚎,哪知道他这么一叫恰好引起了注意,一条德国牧羊犬循声飞奔而来,一个人影紧随其后。

  “仙子!”

  魏无羡眼看着那条牧羊犬目标明确干劲十足,眼一黑腿一软就要瘫倒,晕眩中似乎有人一把架住了他,他也管不了那么多,死死扒住那人不放,那条狗倒是停在离他们几步之遥的地方不再前进了。

  跟在牧羊犬后边的金凌一进来就看到一个面色铁青的人毫无形象手脚并用地抱着一个站得直挺挺的男子,双手搂住男子的脖颈,双腿圈着男子的胯。男子左手穿过身上人的臂下扶住他,右手有些僵硬地搭在他的背上。

  两人奇异的姿势让金凌嘴角抽了抽,一句“你们是什么人”就要脱口而出,突然发现站着的男子面带寒霜地盯着牧羊犬,或许是震慑于男子的目光,牧羊犬不再妄动,而是屈腿蹲在原地。

  等等,好像有点眼熟...那挺直的腰板...那冷漠的眼神......老天啊那是蓝忘机!

  一旦接受了“那个被考拉抱的人是蓝忘机”的设定,金凌顿时觉得眼睛一阵火辣辣,立刻冲牧羊犬打了个呼哨,牧羊犬“咻”地冲回金凌身边。

  “蓝组长,你怎么在这里?”明明只是偶然碰见,问一句也很正常,金凌想不通为什么自己莫名有种撞破什么的尴尬感......

  “查案。”蓝忘机言简意赅,视线在金凌和牧羊犬身上逡巡了一圈。

  “喔,白天这儿不是出了事吗,我和仙子被安排在这一带做夜间巡逻。”金凌蹲下来拍拍仙子的头,抢先解答蓝忘机的疑问。

  “......这个名字是谁起的,这么反狗类。”魏无羡已经从蓝忘机身上跳下来,有力气吐槽了。

  “这名字是......你是谁?”金凌看见一张生面孔,联想到刚才蓝忘机被他束缚住手脚的姿势,不免警惕起来。

  “我?”魏无羡大大咧咧地一揽蓝忘机的肩膀,没注意到蓝忘机身体僵直了一瞬,“我是你蓝组长请来的外援,负责这个案子的专家顾问。”

  眼前的人举止轻佻,哪有半点专家的样子,金凌对他有些不喜,使坏轻捏了仙子的后颈一下,仙子短促地叫了一声,果不其然见到魏无羡一脸怂样地缩回蓝忘机身后。

  “狗这么危险的生物你也敢带出来!咬伤无辜群众怎么办!”魏无羡抖着嗓子半是声讨半是抱怨,“放狗不算还上子弹想使枪!打伤无辜群众怎么办!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凶残了吗?!”

  “仙子是经过训练的,才不乱咬人。”金凌不服气地一仰头,“再说我哪儿有上子弹,我巡逻的时候转到这儿,仙子突然叫着冲进来,我就马上跟进来了。”

  “你这孩子也不能怕你们蓝组长罚你就抵赖,我和你们蓝组长可是都听到......”

  魏无羡逗金凌逗到一半突然觉得不对劲,心下一凉,蓝忘机也迅速反应过来,转头和他交换了一个眼神。金凌看到魏无羡对着他竖起食指放在唇上,虽不明所以但还是闭起嘴。蓝忘机摸出腰间的配枪,打了个手势,三人悄悄往巷子深处退。

  金凌没有动枪,那么刚才上膛的另有其人。

  对方人数不明,方才只听到了一把枪的动静,就算除去意外卷入的金凌,一个人一把枪就敢来袭击他和蓝忘机两人,也未免太鲁莽。巷口有人埋伏是不能去了,但是往里面退也不一定上策,如果对方有好几个人,这条巷子又是两头通,不排除包抄的可能。

  魏无羡飞速地思考着对策,突然闻到一股奇异的味道。一直乖乖跟在金凌身边的仙子在此时开始龇牙咧嘴,喉咙深处发出低低的咆哮声,箭一般冲出了巷子。

  金凌大惊,往前追了几步,被魏无羡一把扯住:“回来!”

  一颗子弹正打在金凌脚边,溅起一串火星。

  魏无羡注意到子弹的轨迹,心想果然不止一个人。

  子弹不是从巷口射进来的,而是来自偏高的角度。巷子两边都是废弃的楼房,用来藏匿再适合不过,实在很难判断对方的位置。蓝忘机却抬手就瞄准二楼的一扇窗户扣下扳机,子弹打在窗框上,一个黑影一闪而过,要不是眼下时机不合适,魏无羡简直要为蓝忘机喝彩了。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如此迅速地辨别子弹来源并且反击,真不愧是他们那届的警校毕业生代表。

  巷子里交错着响起枪声,蓝忘机在几处遮蔽物之间移动,在枪声停歇的间隙沿着楼外的扶梯悄悄摸上去。金凌明显没经历过这种情景,手足无措地张望,魏无羡低喝道:“别乱动。”拽着他贴着一边的墙根。

  “仙子......仙子被他们......”金凌扁扁嘴,眼里已经浮上了泪花。

  “瞎想什么呢你。”魏无羡扶额,“那群人没想到你会出现,知道这回不好对付,不然怎么会想引开狗来减少一个战力。打我们三个都很吃力了,哪有空去折腾你们家仙子。”

  “可是他们现在根本没有打我们三个,只打蓝组长一个啊......”

  魏无羡其实也就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来安抚金凌,被金凌这么一反问只好硬着头皮道:“......那更说明他们没有多余战力了。”

  金凌听完后稍微平复了些情绪,但还是一副眼泪将落不落的样子。魏无羡有些头疼地想这孩子性子到底是随了谁,一颗玻璃心比江澄和金子轩加起来都脆弱,蓝忘机一个人和他们正面刚都没说什么,而且现在还英勇无比地潜进楼房了......

  不对,只打蓝组长?

  只打蓝忘机一个人?

  金凌的出现是计划外,那么原本的目标就是他和蓝忘机。比起身为警察接受过职业训练的蓝忘机,怎么看都是他这个普通医生更容易下手。

  还有刚才刺激仙子跑出巷子,引出金凌,打在他脚边的那一枪......

  魏无羡脸色一变,伸手就摸金凌腰间,金凌吓了一跳:“你干嘛?!”

  “把枪给我。”

  “你刚还不是说我动不动用枪太凶......”

  “快给我!”

  金凌被魏无羡严峻的神色震住,慌里慌张地掏出配枪,魏无羡一把夺过放在手里掂了掂,拉开保险,试探着往前走出几步,整个人暴露在巷子中间。

  没有动静。

  魏无羡的表情又凝重了几分——他们针对的果然只有警察。

  正在尽心尽力爬楼梯的蓝忘机往下一瞥恰好看见魏无羡一动不动地杵在对方射击范围内,就差没张开双手一脸陶醉地迎接子弹洗礼,一直稳稳端着枪的手抖了一下。

  本来在潜入的同时要提防对方的袭击就是一件需要注意力高度集中的事,容不得片刻分心。只在蓝忘机往下看了一眼的时间,一颗子弹裹挟着劲风而来,蓝忘机完全靠的是下意识做出反应,尽力侧身一避,子弹还是擦过了大腿,鲜血顿时涌了出来,蓝忘机没站住,膝盖重重地磕在台阶上。

  上一秒还信心满满,因为验证猜想成功甚至有些得意的魏无羡见状,目光倏地一沉,一抬左臂,呈握拳状的左手手背朝上,“啪”地架住举枪的右手的手腕,朝着蓝忘机旁边的一扇窗户连击几发,眉眼间漫上厉色。

  攻击蓝忘机的瞬间,就是对方暴露了自己的瞬间,魏无羡绝不可能放过这样的空隙。

  七发子弹用尽,右手用力一握,弹夹掉落的同时魏无羡张开左拳,手腕一翻,飞快地将刚才一直握在左手里的新弹匣推进手枪,一刻不停地继续射击。

  “好快!”在一旁目不转睛地观看完魏无羡换弹匣全过程的金凌不禁感叹。

  “还能动吗!”魏无羡冲蓝忘机喊话。

  蓝忘机正想忍痛站起身,就听魏无羡又道:“不能就别逞强!待在那儿别动!那人被我打伤了,金凌你叫队里的人来!”

  魏无羡把手枪往金凌怀里一抛,滚烫的枪口让金凌差点脱了手。蓝忘机低头看见魏无羡正几大步跨上楼梯,离他越来越近,白大褂的下摆被风吹得扬起来。

  “还好,是擦伤。”魏无羡摸了摸口袋,取出随身携带的绷带和消炎药,撕开蓝忘机伤口附近的布料,娴熟地开始包扎。

  “蓝警官你还真是有远见啊,找了个有从医经验的,哪知道没顶替上法医的位置,反倒成了临时救护员了。”魏无羡低头一边缠绷带一边念叨,“刚才那架势够吓人的,你就没想过万一我胆小怕事把你扔在这里一走了之怎么办。”

  “不会。”两个字从头顶传来,蓝忘机的声音又低又磁,此刻受了伤挨了痛,又多了一分隐忍的意味,听得魏无羡心里一痒,又耐不住要去戏弄他,故意做出一副邪笑。

  “蓝警官这么相信我啊,要是我说我刚才给你腿上敷的不是消炎药而是毒药呢?”

  “不会。”

  蓝忘机仍是笃定的两个字,倒是魏无羡讨了个没趣,想打个哈哈了事,却听蓝忘机又加上一句:

  “我知道你会回来。”

——————————————————————

其实在羡羡问“你就不怕我一走了之”的时候

我脑补的蓝二哥哥的回答是

“警民合作,合家平安。拒不配合,罪同从犯。”


还有我看了(二)的评论才发现…原来金家有那么多夫人…猜金夫人是姐姐的就算了,猜是金光善夫人的……突然觉得金光善夫人这个脑洞很不错差点想改大纲了

评论(13)

热度(214)

  1. 淡🍁语-苗升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