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沉

微博ID:升了个沉的
逐渐感受到了爬墙的乐趣

【魔道祖师】Against(四)

  “袭击你们的人跑了。”蓝曦臣疲惫地揉了揉眼角。从昨晚金凌一个电话打到队里到今天早上他就一直没好好休息过,蓝忘机挨了一枪的事着实让他吃了一惊——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自己的弟弟受这么重的伤了。

  昨晚等到队里的人到现场来接手后,魏无羡拉着蓝忘机去了自己的诊所重新处理了伤口,天亮后才回的警局,刚好碰见聂怀桑在蓝曦臣办公室里缩着脖子一副听候审判的样子。听蓝曦臣对蓝忘机和魏无羡这么说,聂怀桑慌乱地解释:“副队,我...我真的不知道...我守在巷口看见一个醉汉问路,看他一副神志不清的样子怕他进来添乱,就让他往外走了。我不知道那就是打伤蓝组长的人...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蓝曦臣不停安慰他:“好了好了,怀桑你不用太自责,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多出几次任务就有经验了。”

  “说到底我就不是这个料。”聂怀桑就差没哭出来了,“要是大哥还在队里就好了。”

  “聂队这阶段身体不好,就让他好好休息吧。怀桑你也不能一辈子靠大哥带着你,总有一天要独当一面的。”

  蓝曦臣温言劝了一会儿,聂怀桑才少了些不安,默默退了出去。魏无羡悄悄拿手肘捅了捅蓝忘机:“你们聂队?”

  “一个月前得了急病,请了长假在家休养。”

  不是吧......之前在警校可是广为流传着聂明玦有一次抓抢劫犯时肚子被刀捅了个对穿还跟个没事儿人一样愣是制服了三个青壮年歹徒的英勇事迹,这么个长得人高马大百毒不侵的人居然也会病倒,魏无羡感叹了一会儿血肉之躯的不稳定性,继而陷入沉思——昨晚事态混乱没来得及多加思考,现在想来有好几处疑点:

  第一,他和蓝忘机在听到上膛声后还听到了螺纹旋转摩擦的声音,应该是对方在给枪口安装消音器,但是和蓝忘机交锋时的枪声很明显是没有安装消音器的,所以当时在暗处的至少有两个人。

  第二,这两个人的风格不太一致,装消音器的那个并不想把动静闹大,但是真正袭击他们的那个就算是仗着小区里的居民因为白天的案子人人自危晚上不敢出门,这枪开得也太肆无忌惮了点,简直像生怕引不起别人注意似的。这不是同一拨人会有的行为,而且如果两个人是同伴,完全可以合力围击他们。

  第三,既然真正动手的只有后来的那个人,那么前一个人去哪儿了?而且在战力只有一个人的情况下,到底为什么目标不是他这个手无寸铁的群众,却要坚持咬着蓝忘机不放?

  想到这里,魏无羡下意识扫了一眼蓝忘机的腿。原先的裤子破了个大口已经没法穿了,蓝忘机换了一条宽松的运动裤,遮住了腿上的绷带,魏无羡在心里偷笑。

  昨晚在诊所里重新包扎的时候他玩心大起,想在蓝忘机腿上绑个蝴蝶结,哪知打结技术不过关,怎么看都像是两只兔子耳朵。

  “来来来,蓝警官你走两步,看看会不会妨碍行动。”昨晚完工后的魏无羡一脸得意。

  蓝忘机刚一直在观察这个小诊所,听魏无羡这么一说才注意到自己腿上的造型,脸黑了黑,却还是顺从地站起来试着走了两步。

  然后那两只“耳朵”就颤了颤。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笑得东倒西歪,“不错不错,这很反差萌。”

  “......”

  魏无羡发现蓝忘机的脾气变好了,要是搁在以前遇上魏无羡这么整他,别说只是擦伤了,就是断了一条腿蓝忘机也能分分钟追着魏无羡打。在警校的时候有一次魏无羡偷跑出去浪,错过了宿舍门禁,他领着两瓶啤酒正要偷摸着翻墙进来,好死不死撞上被分配到那个时间巡逻的蓝忘机。魏无羡一点被抓包的觉悟都没有。坐在墙头勾起一瓶酒冲蓝忘机伸手:“分你一瓶,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

  然后蓝忘机就把老师在一星期前教的格斗术学以致用了。

  那次两人交手众人皆知,因为魏无羡是当时唯一一个在蓝启仁嫡传弟子手底下过了二十招的新生,要不是他中间为了吃蓝忘机豆腐去捏他脸,两人完全有可能打成平手。

  看来这么多年过去,蓝忘机更成熟更有涵养了,魏无羡难得地生出些愧疚之心——毕竟蓝忘机当时是孤身作战,人家都光荣挂彩了自己还逗他未免不太厚道。一开始的玩性过去了魏无羡就想伸手帮蓝忘机把蝴蝶结解开,哪知蓝忘机像是不愿意他靠近,噌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躲开了。

  我是一片好心他还躲,我长得这么祸害遗千年吗?魏无羡收回伸到一半的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可是我在楼梯上给他包扎的时候他明明很乖很听话啊?

  对了,一定要说的话,其实这里也是一个疑点——

  第四,蓝忘机那句“我知道你会回来”,好像很别有深意啊......

  听上去就像是在说蓝忘机已经看穿了他不是莫玄羽。

  魏无羡不是没想过自己身份暴露的可能,虽然他的容貌和音色与从前相比天差地别,但是下意识的行为习惯是很难改变的,更何况在侦查能力超群的蓝忘机面前,他还没有自信能做到天衣无缝。比如昨晚情急之下他叫出金凌的名字,要是蓝忘机问起来,他也只能用“我之前在警局墙上的‘人民警察风采栏’里见过金凌的照片”这个理由来糊弄过去。

  不过比起蓝忘机,他更不愿意另一个人知道他是谁。

  皮鞋重重踏在走廊里的声音由远及近,隐约还伴着一串钥匙相互碰撞丁零当啷,指节在门板上用力扣了两下,魏无羡在那一瞬间理解了聂怀桑欲哭无泪的心情——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请进。”蓝曦臣道。

  金凌进来向蓝曦臣汇报自己已经协助蓝景仪完成了昨晚具体情况的记录,折腾了一个晚上加一个凌晨有些吃不消,想请个假回家,但是神色却有些老大不情愿,还是在他身后那个穿了黑西装紫衬衫的男人眼神威逼下才磨磨蹭蹭地交了张请假单。

  小朋友嘛,第一次经历这么刺激的场景,怕归怕,心里肯定还是兴奋得不得了,现在让他撒手不管回家无异于当头一盆冷水扼杀工作积极性于摇篮中,江澄你到底懂不懂啊......

  魏无羡如是腹诽。

  “江组长怎么来了?”蓝曦臣微笑着问。

  “我手头刚好接了个案子要出去,碰上金凌做完记录就顺便把他送回家,昨晚麻烦蓝组长照顾他了。”

  江澄的最后一句是朝着蓝忘机说的,但是蓝忘机视若无睹,只点了下头表示自己听见了,连个眼神也懒得分给江澄。

  魏无羡:四有青年蓝忘机居然这么没礼貌???他伤的真的是腿而不是脑子吗???

  “这人是谁?”江澄倒像是习惯了蓝忘机这个态度,毫不在意地关注起办公室里的这个生面孔,腰间的钥匙随着他的走动又开始叮叮当当。

  “莫先生是忘机的临时助手......”

  “昨晚他也在!还用枪打伤了袭击我们的人。”蓝曦臣介绍到一半,金凌终于逮着个能分享惊险经历的机会,忍不住插话道,“他换弹匣速度......嗯...还算挺快吧,连击也打得......嗯算是马马虎虎......不过这么大的人了看见仙子居然怕成那样......”

  “要糟!”魏无羡心道。

  换弹匣快,喜欢用连击都是他打枪的习惯,江澄对此非常熟悉,怕狗更不必说,从小到大江澄帮他赶走多少只狗。金凌这一句话把他从头到尾卖了个干净,现在只能指望自己这张和原先完全不一样的脸了。

  “都打伤了还能让人跑了。”江澄哼了一声,把手里的卷宗递给蓝曦臣,“既然过来了就顺便和蓝副队报备一下:刚接的盗窃案,偷走的东西乱七八糟什么都有,除了一些现金首饰还有U盘、化妆盒、香水、钢笔、纸巾包什么的。”

  魏无羡见他没什么异常的表现,松了口气。

  “被窃物品价值很高?”蓝曦臣翻了翻卷宗,视线停在“报案人”那一栏。

  “价值倒是不高,但是受理部门发现报案人和分尸那个案子有关系,保险起见通知了我。”

  见蓝曦臣的眉头蹙了起来,魏无羡自然不会放过这条线索,江澄却顾虑到有外人在场,压低了声音。

  金凌理了理带过来的记录资料,恋恋不舍地交给蓝曦臣,嘟哝着:“舅舅你以前从来都不和我说你手头有些什么样的案子,说什么会泄露信息。”

  “你懂什么。”江澄冷冷道,“还有说了多少次了,在局里不要叫舅舅。”

  “......江组长。”

  等到江澄走了,魏无羡死皮赖脸要搭蓝忘机的便车,坐在副驾驶座侧过身一脸讨好地问:“蓝警官,秦苍业是谁啊?”

  “秦愫的父亲。”蓝忘机调了一下后视镜,“怎么问这个?”

  “刚才江......组长说的啊,我耳力好才听见的,不过他也太小声了,我除了听见个名字其他什么都没听见。”

  “要去查吗?”

  “要,不过不是现在。”魏无羡往座椅上一靠,摆了个大佬的坐姿,“蓝警官不介意的话当一回我的专用司机呗?”

  “......去哪儿。”

  “去见一个朋友。”

——————————————————————

  下一章温宁小天使就出场啦,情报达人温小宁深藏功与名

  最近在忙三次元的事,更新时间变得不太稳定了,尽力码字吧

评论(5)

热度(186)

  1. 淡🍁语-苗升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