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沉

微博ID:升了个沉的
逐渐感受到了爬墙的乐趣

【魔道祖师】Against(五)

  老祖黑科技上线

  温宁小天使技术流那段完全是我一本正经胡说八道......可行性是个谜

——————————————————————

  医院的楼道里弥漫着一股来苏水的味道,魏无羡捏捏鼻子,轻手轻脚地推开住院部五楼的一间单人病房,正午的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来,衬得床上的青年有些苍白。

  “魏先生。”青年靠在床头,冲魏无羡笑了笑。

  面前的人虽有倦容,眼神却依旧干净温和,魏无羡不由得想起他们初遇的时候。

  大概是十年前,温家集团的势力在当地可谓是一手遮天。明面上是开发生物科技的公司,暗地里进行的却是研制违禁药物经营毒品的勾当。头领温若寒是一个既精明又张扬的人,利用温家庞大的关系网帮手下作案的人制造伪证和脱罪是常事,警方苦于证据不足无法定罪,反被温家多次正面挑衅。

  江澄的父亲江枫眠和母亲虞紫鸢当时都是刑警队里的骨干,掌握了温家在进行非法生化实验的线索。那时候魏无羡刚进入实习期,在管辖区撞见温若寒幼子温晁找刑警队一个新人的麻烦,冲突中用枪打伤了温晁。温晁怀恨在心,又得知了江澄父母手头有关键线索,一面以魏无羡作为一个实习警员没有用枪资格为由向警校施压,一面派人去劫持江澄以威胁江枫眠和虞紫鸢。

  那天江澄接到一个报警电话,魏无羡留了个心眼,在江澄留下的记录上发现出勤地点很偏僻,托人查了一下才知道那是温家旗下的地产。江澄的手机联系不上,等魏无羡赶到那儿,正好看见江澄被人制服,绑着推进了一个仓库。魏无羡大惊,正要和同事联络,冷不防被人从后面捂住嘴拖进一条暗巷。在脑海里把挣脱后反压制对方的三种方案都演习了一遍,魏无羡刚要动手,就听捂住他嘴的那人道:

  “他们带着信号干扰器,你的手机用不了。”

  说完,那人松了手。魏无羡退开几步,警惕地看着他。

  “你好,那个,我叫温宁。”那人看上去比魏无羡要小两三岁,清秀的脸庞还有些稚气未脱,肩上背了个黑色的帆布包,此时腼腆地摸了摸后脑勺,“抱歉,刚才事出紧急,我不是有意吓到你的。”

  明明长得这么瘦瘦小小的,手上力气倒是大得很,魏无羡揉了揉刚被温宁按疼的脸,突然意识到什么:“你是温家的人?”

  “啊,是......我是温董一个远房亲戚的孩子。”见魏无羡的眼神又犀利了起来,温宁连连摆手,“但我和他们不是一伙的,真的!”

  “那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是偷偷跟着他们到这儿的......那个仓库里关着的,是你的朋友吗?”

  魏无羡没答话,温宁又道:“我...我应该能帮你把他救出来。”

  “怎么救?”正苦恼于没援兵的魏无羡眼睛一亮,马上又怀疑地道,“我们不认识,你为什么要帮我。”

  温宁卸下背上的包盘腿坐在地上:“我们能追到这儿来是运气好,待会儿他们就会安排人在附近看守,你一个人出去太危险,只能找人过来,但是不能用手机。手机信号被干扰是小事,问题是他们的仪器反过来可以检测出附近不属于他们联络器波段的信号源,很容易发现你。”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因为他们检测器的原型......就是我改造的。”温宁有些不好意思地取出包里的电脑。

  “......”

  “你别误会,我只是喜欢电子还有计算机,平时把一些设备改着玩而已。”温宁的手指在键盘上飞速敲打,“后来温董听说了,花了高价把原型买回去研究。我总觉得不对劲,就偷偷造了一个波段监视器,今天碰巧检测到好几个信号源在一个不常用的波段同时出现,就追踪到这儿来了。我不喜欢他们把我的东西用在这种地方,我...我会很生气。”

  魏无羡烦躁地攥了攥手机:“那该怎么办。”

  “其实原理很简单,既然仪器能检测到非己方波段的信号源,那么只要发送的信号是在己方波段上就可以了。先生你能把你的手机给我吗?”

  “你要干什么?”

  “现在改造你的手机是来不及了,但是我可以把你的手机和电脑连接起来,将联络时发出的信号转换波段输出,发到我家里的一个接收器,然后我再远程控制我家的接收器转换成正常信号发送到你的联络人那里。”

  魏无羡只能选择相信他。

营救江澄的行动很成功,但是温宁暗中帮助魏无羡的事却在两年后被发现了。

  两年来刑警队里一直死盯着温家不放,愣是一点一点地搜刮出了不少关键性证据。温家怀疑内部出了问题,进行了几次肃清,有一次就查到了温宁头上,发现温宁协助过魏无羡,气急败坏的温晁给温宁注射了毒品。

  魏无羡再次见到温宁,是温宁的姐姐温情来向他求助。温情和他是校友,念的法医专业。之前因为她是温家人,不少人对她有偏见,但后来都因她的专业实力和坚韧不拔的性格而改观。温情做事雷厉风行,很有些傲骨,魏无羡头一次见到她那么走投无路的样子。

  温晁用的毒品是温家内部开发的,成份不明,瘾却很大。温情想尽了一切办法,最后只能寄希望于魏无羡花了一年时间研制的被视为“禁忌”的精神类药物。

  可以洗去温宁大脑里对毒品的依赖意识,副作用未知。

  温情只能选择相信他,就像他当时只能选择相信温宁一样。

  温宁的毒瘾戒得很快,但与之同时他的身体机能下降得也很迅速。魏无羡和温情一直帮着治疗,即便是后来在国外,魏无羡也时刻关注温宁的情况。三年前魏无羡是真的确定他的身体基本恢复不会再出什么大问题了,才单方面断了和温情的联系。

  魏无羡叹了口气,拖了把凳子在病床边坐下:

  “你家思追这个看护太尽职尽责了,我好不容易等到他换班休息才能进来。”

  “我让阿苑回家了,今天他都不会来。”

  “回家了?没人照顾你?”

  “我不是人啊?”

  魏无羡听到这个声音,缓缓转过头去看门口——温情懒懒地倚着门框,漫不经心地弹了弹指甲上的灰尘。

  “......你不是手头有工作走不开不能来看护吗?”

  “一顿早饭没吃有些低血糖而已,要什么看护。”

  “......”

  温情笑得甜美,但看在魏无羡眼里却有些悚然:“怎么,舍得回来了?”

  魏无羡后知后觉:“不是说病重......你们使诈?!”

  “比起某人三年前突然不声不响地人间蒸发,我稍微夸大一下阿宁的情况也不算恶劣吧,不这样你能出现?”

  “姐姐不带你这么玩儿我的。”魏无羡哭笑不得。

  “行了行了,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有事没事逗别人玩。阿宁是找你有正事要说......”

  出了医院,魏无羡抬手挡了一下刺目的阳光,饶有兴趣地看向前方。

  蓝忘机正靠在车门边上站着。

  “你没回去?”魏无羡眨眨眼。

  “等你。”

  简单两个字,魏无羡心里无端一动。

  “对我这么好?诶我刚知道了一些线索,要不要听?要不我们上车好好说?”魏无羡自然无比地绕到副驾驶座那边,却见蓝忘机的视线牢牢地黏在他身上,像是生怕他跑了似的。魏无羡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蓝忘机的嘴唇翕动了两下:

  “魏婴。”

  魏无羡拉开车门的手顿住了。

  “嗯。”

  有过心理准备,魏无羡并没有多吃惊。两人默默坐上车,魏无羡心想这回蓝忘机大概是要带他回警局吧。也好,把温宁刚才告诉他的事都转告给蓝忘机,凭蓝忘机的能力,查到底不是什么难事,就是不知道队里的人会怎么处置自己......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挺喜欢和蓝忘机合作调查的感觉。蓝忘机是实干派,整理思路搜集线索是强项;他是灵活派,套话什么的就让他来。以前怎么没发现他们俩这么互补。

  正神游天外,蓝忘机突然倾身过来,一手撑在他身侧,一手越过他的肩膀帮他扣上安全带。魏无羡看着那张俊脸放大又缩小,愣了一会儿,清清嗓子道;

  “咳,那个,咱们现在去......”

  “去秦苍业家。”

  “......啊?”

  “要调查,早上你说的。”

  蓝忘机向来是言行一致,看着蓝忘机认真的侧颜,魏无羡的心情突然又晴朗了起来。

  “哎,调头调头,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蓝忘机不解地看了魏无羡一眼,魏无羡慢慢勾起嘴角。

  “蓝湛,你酒量怎么样?”

——————————————————————

  下一章特约嘉宾:醉酒的二哥哥

评论(5)

热度(191)

  1. 淡🍁语-苗升沉 转载了此文字
  2. 淡🍁语-苗升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