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沉

微博ID:升了个沉的
逐渐感受到了爬墙的乐趣

【魔道祖师】Against(六)

  失眠,大晚上的来爆字数

  醉酒的二哥哥实在是个神奇的存在,OOC是我的

——————————————————————

  魏无羡把从楼下买的几瓶啤酒“咚”地往蓝忘机面前一放:“来嘛蓝二哥哥。”

  蓝忘机正坐在自家书桌前专心致志地看案件报告,被魏无羡的称呼激得眉尖抽了抽:“喝酒伤身。”

  “我这可是为了正事。”魏无羡理直气壮,俯下身用手肘撑着桌面凑近蓝忘机,“我从温宁那儿听说,最近警局有异动。”

  “异动?”蓝忘机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些。

  “对。温宁的IT技术非常优秀,一直参与警局内部系统的构建,不过因为温家倒台的事,早几年温情为温宁申请了证人保护,很少人知道温宁在为队里办事。”

  “是你举荐的。”蓝忘机笃定地道。

  “蓝二哥哥你怎么总是这么真相,我都要被你的睿智给折服了呢。”魏无羡托腮作少女思春状看向蓝忘机。

  “......”

  之前魏无羡为了掩盖身份,多少有意克制了一下自己无所不撩的性子。但自从蓝忘机认出了他,魏无羡就颇有些放飞自我的架势。

  调戏蓝忘机乃常人所不能体会之一大趣事,矜持是什么,能吃吗?

  魏无羡哈哈大笑了一会儿,然后正色道:“温宁发现,警局里的资料有外流的迹象。而且很不巧,流出的大部分都是你们组的机密。”

  蓝忘机低头思考:“能查出是从谁那儿泄露的吗。”

  “很难,对方做事很周密,在数据层面上留下的痕迹几乎没有。温宁一开始也只是看出了些端倪,没有实质性证据,总不能凭着直觉就向上头申请对你们组的人进行设备盘查。”

  蓝忘机等着他的下文。

  果不其然,魏无羡又道:“不过呢,温宁使了个小伎俩。他在你们组的资料库里植入了一些编码,相当于给其中一些资料做了标记,如果有人动了资料......”

  “他能根据编码进行追查。”蓝忘机接上魏无羡的话。

  “Bingo!”魏无羡打了个响指,“想不想知道是谁啊?”

  蓝忘机定定地看着他。

  “喝了这些酒,我就告诉你。”魏无羡一连起开三瓶啤酒,推到蓝忘机面前。

  魏无羡都做好了蓝忘机会说“无聊”、“幼稚”、“不正经”的准备,没想到蓝忘机二话没说拿起一瓶对着瓶口仰头就灌。

  “看不出来呀,蓝二哥哥真是海量。”魏无羡惊讶道,“我记得你手下有一个叫苏涉的对吧?他倒是聪明,知道借同事的账号和电脑进数据库,就算被发现也能栽赃到别人头上,不过用处不大,温宁的编码是可以查出资料传播轨迹的,最后到了谁的手里这个做不了假。温宁让思追留意了一下,发现苏涉最近和一个叫薛洋的人有来往......蓝二哥哥你在听吗?蓝组长?蓝警官?蓝湛!”

  魏无羡正说得起劲,蓝忘机却捏捏鼻梁,脑袋向下一沉趴在了桌上。魏无羡心道这才没一会儿怎么就喝多了,轻轻抽出蓝忘机手里的酒瓶一看——

  液面只下降了三厘米。

  魏无羡:......

  他本没有戏弄蓝忘机的意思,因为听说薛洋此人经常在一家夜店出没,魏无羡计划和蓝忘机装成客人前去打探,要是有人来搭讪劝酒,自己酒量不浅又擅长随机应变倒还好说,蓝忘机的酒量如何他可是没底的。他原想好好给蓝忘机做个测试,没想到蓝忘机居然是个一口倒,魏无羡着实替他汗颜了一把。

  不过睡着的蓝忘机,好看得让人意外。

  平日里的蓝忘机英俊归英俊,冷淡疏离的气质不免让人下意识生出距离感。此时的蓝忘机虽然面色还是白皙如常,但耳尖却因为饮酒透出淡淡的粉,合上的眼帘遮住了浅如琉璃的双眸,素来都是紧抿着的嘴唇线条也放松下来,恍惚有了微笑的弧度,平添几分乖巧柔和。

  魏无羡围着他左转右转,越看越顺眼,玩心大起,忍不住去戳蓝忘机的脸颊,戳够了又得寸进尺地捏了捏。还没来得及赞叹一句“手感真好”,蓝忘机突然毫无预兆地睁开双眼。

  对上蓝忘机直白的目光,魏无羡脑子里空了一瞬,发现自己肆意作乱的手指还搁在蓝忘机的面皮上,触电一般地收回去,结果被蓝忘机猛地扣住手腕在半路截住了。

  魏无羡:......完了完了,调戏良家妇男还被受害者发现,我不会被蓝湛当场打死吧?

  蓝忘机一直没有动作,停在那里纹丝不动,要不是握住魏无羡手腕的力气大得吓人,凝视魏无羡脸庞的眼神热烈得可怕,魏无羡还以为他又睡倒了。

  魏无羡直觉蓝忘机哪里不对,伸出另一只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被蓝忘机空着的手“啪”的一下也握住了。

  魏无羡:......

  魏无羡站在书桌前,双手又被牢牢禁锢住,不得不弯腰迁就坐在书桌后的蓝忘机的高度,时间一长腰就开始泛酸,试探着叫了眼前的人一声:

  “蓝湛?”

  “嗯。”

  “你醉了吗?”

  “......没有。”

  “喝醉的人都说自己没醉......”

  “我说没有!”

  见蓝忘机的脾气明显没有清醒时好,魏无羡连忙给他顺毛:“好好好,没有就没有。我说蓝湛,你先放开我行不行。”

  “不要。”蓝忘机拒绝得不假思索。

  “......可是你这样,我的腰受不了啊。”魏无羡摆出一副委屈的模样,蓝忘机听后,表情有些古怪,骤然松了手。魏无羡扶着腰直起身,看到蓝忘机正把自己的双手放在眼皮子底下一寸寸地仔细观察。

  魏无羡觉得蓝忘机现在的样子实在有趣,双手一撑干脆坐在了桌子上,飞快地在蓝忘机脸上又揩了一把油:“别看你的手了,看看我呗二哥哥。”

  蓝忘机果然依言把目光转向他。

  “我问你,你以前喝过酒吗?”

  “喝过。”

  “喝过多少?”

  “不记得。”

  “喝了之后怎么样?”

  “不记得。”

  “什么时候喝的。”

  “......”这下蓝忘机不说话了,魏无羡便默认为他还是不记得,心想这简直和聂怀桑的“一问三不知”有得一比,不过也好,自己问他什么他事后应该都想不起来,便更放心大胆地套话:

  “蓝二哥哥是不是一早就认出我了?”

  “嗯。”

  “怎么认出来的?”

  “你叫我蓝组长。”

  魏无羡回想了好一会儿,才记起来蓝忘机是指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魏无羡那句“蓝组长你真是和以前一样”,当时他说到一半及时止住了话头,改成了“蓝组长你真是和一介平民较真起来了”,但是却没改“蓝组长”的称呼。一个普通群众没道理知道蓝忘机姓什么还知道他在队里的职务,不过正常人应该只是觉得这个人可疑,凭这个就认出他也太......

  “还有。”蓝忘机补充道。

  “还有什么?”魏无羡这么一问,蓝忘机迅速从椅子上站起来,从魏无羡背后把他的右手摆成射击的姿势,自己的左手握拳,手背朝上,垫在魏无羡平举的右手腕下面。

  熟悉的场景让魏无羡恍然。

  两人在实习期有一次搭档巡逻。本来是实行一人一区的制度,但是魏无羡前一天受凉感冒,江厌离替他请了假。那时候魏无羡正值年少,生怕满腔热血无用武之地,仗着自己身体素质过硬,愣是把前一晚的高烧给生生压了下去,第二天生龙活虎地去实习了。然而在接到请假之后,负责人已经临时把蓝忘机调过来接手魏无羡的工作。好不容易叫来蓝启仁的得意弟子又让人就这么回去,怎么看都像拿他当消遣,但是负责人又不忍打击魏无羡的工作热情,只好安排他们两人一同巡逻。

  然后就撞上了温晁在找警队里一个实习生的麻烦。

  说麻烦都是轻的,温晁带着三五个人把那个警员围住殴打了一顿还不罢休,拿出一支针管冷笑道:“警察?我倒要看看,警察能在温家开发的药物面前撑多久。”

  后来魏无羡想起温宁被设计染毒的事,只觉得温晁真是连卑鄙都卑鄙得如此没新意。

  蓝忘机和魏无羡见到的就是这一幕。

  魏无羡自然二话没说,上前怒喝一声就撂倒了温晁的一个手下,蓝忘机则趁温晁还没从突生变故中反应过来,从后面一把将温晁按倒在地,踢飞了他手里的针管。

  不过两人突袭的优势也就只存在了这么一会儿,毕竟温晁那方在人数上占优势,而且还有武器,蓝忘机和魏无羡很快就陷入了被追着打的局面。魏无羡一边跑一边不忘和蓝忘机吐槽说不定他们今天就要死在“实习期不能配枪”这条规定上,蓝忘机听完,默默地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一个弹匣和几枚零散的子弹。

  魏无羡一时间不知是应该先惊喜于好歹有了武器,还是先惊讶于蓝忘机竟然置规则于不顾:“蓝湛!你学坏了!”

  “刚从温晁身上顺来的......”蓝忘机话音未落,魏无羡似是脚下不稳,身形一晃。蓝忘机见状,突然发力将魏无羡扑倒,与此同时枪声一响,一颗子弹贴着魏无羡头顶堪堪擦过。魏无羡动了动嘴唇,大概说了道谢的话,但很快就淹没在了之后接连响起的枪声里,他只感觉蓝忘机搭在他背上的右臂骤然一紧,搂着他在地上迅速打了几个滚,又把他拽起来,倚靠着一个障碍物暂时躲避追击。

  魏无羡脑袋昏昏沉沉,有些坐不住,想扶着周围的东西借个力,随手一抓,满手黏糊糊的温热液体,定睛一看才发现蓝忘机的右臂被枪打伤了,而蓝忘机的左手正覆在他的额头上。

  “啊,好像高烧复发了。”魏无羡双眼迷蒙,抱歉地冲蓝忘机笑笑。

  蓝忘机被他这么不以为意的样子噎到了,半天才忿忿地吐出一句:“逞强!”

  魏无羡甩了甩头,努力使自己的意识保持清明,撕开自己的制服衬衫下摆包住蓝忘机的伤口:“对不起啊蓝湛,要是我早知道会在这个关键时刻发烧,我一定在家养好了再来,不拖你的后腿。可是如果等到我养好了,说不定得到明天,那今天晚上就是你一个人碰上那群混蛋了。现在多了我一个,总比你一个人好,就算只有挨打的份,两个人分摊着挨打也不太疼嘛。”

  “会用枪吗?”蓝忘机打断魏无羡。

  “会当然会,不过没你打得准。”魏无羡接过蓝忘机手里的枪试着举了举,“我擅长的是连击,但是现在发烧了,手不太稳,得双手端着才行,一手射击一手换子弹可能做不到。唉,偏偏你伤的是右手......”

  “我来换。”蓝忘机当机立断。

  两人正说着又是一阵枪响,魏无羡双手举枪借着障碍物的庇护反击。魏无羡的准确率虽然不比蓝忘机,但也绝对不差,再加上连击的火力密集,一时间竟压制住了对方。子弹很快就打完了一轮,空弹匣往下一坠,蓝忘机立刻给手枪补上新弹匣。

  魏无羡时刻锁定从不同方向朝他们而来的打手,强迫自己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结果头晕更甚,左手一脱力,枪口颤了颤就要往下掉。蓝忘机眼疾手快地用左手背架住魏无羡轻微抖动的右手,手腕一翻抛出一颗子弹,拇指一扬就把子弹按进了手枪里,魏无羡才得以继续反击。

  两人脱困后魏无羡两眼一翻就彻底晕了过去,足足烧了一天一夜才好转,醒来后短期内只记得自己似乎领悟到了一个快速换弹匣的手法,用来搭配他的连击特长非常合适,琢磨出来后便得意洋洋地将其归为专利所有,上次抢了金凌的枪下意识地就这么用了。

  此时此刻坐在蓝忘机的书桌上,魏无羡渐渐捡起了以前的记忆里零零碎碎的片段,回头想和蓝忘机补上句道谢,只见蓝忘机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从某个角度来看,自己像是被他圈在怀里......

  魏无羡厚如城墙的脸皮难得热了热。

  “那个,害你两次挂彩,对不起啊。”魏无羡随口说了句来转移注意力,哪知蓝忘机一听魏无羡道歉,脸立刻黑了,板着一张脸坐回原位,愣是让魏无羡看出了些赌气的意思在里面。

  “这就生气了?”魏无羡被蓝湛孩子般的反应逗乐了,学着江厌离小时候哄他的话问蓝忘机,“湛湛几岁了呀?”

  “二十九。”

  听蓝忘机一板一眼地回答他,魏无羡差点笑翻在桌子上,还是蓝忘机伸手稳稳扶住了他,帮他擦掉笑出的眼泪,继续一板一眼地道:

  “羡羡不要哭。”

  ......

  魏无羡觉得心口遭受了一记暴击。

  虽然觉得借机挖隐私非君子所为,但是在高涨的好奇心面前,这个君子谁爱当谁去当,魏无羡趁热打铁:

  “那湛湛有喜欢的人吗?”

  “有。”

  “长得好看吗?”

  “好看。”

  “能干吗?”

  “能干。”

  “喜欢那人哪一点?”

  蓝忘机及其用力地思考了一会儿:“都喜欢。”

  魏无羡开始庆幸事先给蓝忘机做了测试,不然这么耿直的样子在夜店里发作起来......画面太美不敢看。

  “你去追人家了吗?”

  “......我之前把他弄丢了。”

  蓝忘机的表情一下子落寞了起来,看在魏无羡眼里,惹得他也有些感同身受的酸涩。

  “但是。”蓝忘机又一下子扬起头,目光灼灼地看向魏无羡,魏无羡被他琉璃色的眼眸里璀璨亮丽的光芒晃了眼,听他说出那句:

  “我知道他会回来。”

——————————————————————

  下一章义城组客串,夜店是个好地方呀好地方。

评论(19)

热度(225)

  1. 淡🍁语-苗升沉 转载了此文字
  2. 淡🍁语-苗升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