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沉

微博ID:升了个沉的
逐渐感受到了爬墙的乐趣

【魔道祖师】Against(八)

  呔!吃我一记回忆杀!

——————————————————————

  上了年头的小区里的垃圾回收站鲜有人收拾,破败肮脏,时不时远远抛来几袋废弃物,惊起一堆苍蝇。

  魏无羡扔完垃圾后拍拍手,插着裤子口袋漫不经心地往回走。住房楼道里狭窄阴暗,触控灯很久没人来修,明明灭灭愣是照出了频闪的效果。魏无羡调高手机的亮度当成临时手电来用,映着脚下一级一级台阶往上,走到二楼发现有一个人正杵在楼梯中央,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很明显是为了挡他的路。

  魏无羡不客气地拿手机去照那人的脸,对方抬手遮了一下突如其来的光线,不巧挡住了脸,魏无羡眯起眼睛:

  “你谁啊?”

  “你居然不记......哼,和你这么个离经叛道的人有牵扯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骄矜地回答。

  “哦...所以你谁啊?”

  “你!”对方有点恼怒了,说起话来都是咬牙切齿的,“五队四组,苏、涉。”

  “蓝湛手下的?”魏无羡明显对他所属的组别更有印象,“找我有事?”

  苏涉青着脸,掀开外套伸手去掏内袋,展开一张纸拎到魏无羡面前:“逮捕令。跟我走一趟吧。”

  魏无羡冷笑一声:“无凭无据,现在逮捕令签发都这么随意了吗?我记得聂明玦还不是这么没规则的人。”

  “无凭无据?金子勋病重不是凭据?”

  “金子勋?喔,金子轩那只孔雀的堂哥。他病重关我什么事?”

  “如果我说他的病是间歇性精神紊乱呢?”苏涉倒是慢条斯理了起来,看到魏无羡皱眉,苏涉又道:

  “初期是记忆力迅速衰退,中期是精神状况不稳定,后期,就差不多是个疯子了。怎么样,魏无羡,症状很耳熟吧?”

  苏涉走下台阶,一步一步逼近魏无羡,有意无意亮出腰间的手铐:“是你研发的药剂的副作用啊。”

  “有副作用就说是我做的了?你同事要是个个像你这么逻辑感人,四组迟早要完。”魏无羡状似痛心疾首地摇头,“有人看到我动手了吗?我这几天可是一直待在家。还有,动机呢?金子勋这人我连话都没和他说过几句,怎么就有深仇大恨了?这些最基本的东西都没搞清楚,出去别说你是我校友,丢人。”

  “在围剿温家的时候因为擅自使用危险药物被停职,居然还这么嚣张。”从楼上又下来几个人,不满地斥责魏无羡,又附在苏涉耳边小声说了些什么。

  “哎哎哎,有什么不能让我听的啊。搜过我的房子了?有什么收获吗?”魏无羡笑得和善,眼底却是凉的。

  “不需要,现在的证据已经够多了,来搜查你的住处只是例行公事。至于动机,谁说你的目标是金子勋了?金子勋出事恰好在去他堂弟家拜访之后,而我记得,你和金子轩有过节吧?”苏涉向后来的几个人做了个手势,所有人立刻调整到了待命状态。

  “你和金子轩不对盘,是整个队都知道的事,你被停职的事还是他写的报告。怀恨在心,什么事做不出来?金子勋只是误伤罢了。停职后你一没收入二没人脉,这个住处是江澄帮你找的吧?你说如果江澄知道你因为私人恩怨想动他的姐夫,还会不会对你这么尽心尽力?”

  苏涉上前就是一个擒拿手,魏无羡闪身避过,拔腿往楼下跑,内心的羊驼简直铺天盖地。

  被嫁祸就算了,执行逮捕令的人还是个中二话唠,听着都烦。

  他平时行事招摇惹人厌是不假,但是他都沦落到停职的地步了还不放过他,要么就是恨他恨得不共戴天,要么就是用抓捕他这件事来达成其他目的。

  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既然苏涉说目前的证据已然确凿,很大可能是他们发现毒害金子勋的药物出于自己之手——不是魏无羡自恃过高,那种药目前还没有第二个人能配出来,温情评价他天赋过人绝不是一句恭维话。

  但是到底是谁要拿他开刀,具体怎么开刀,魏无羡毫无头绪。

  这些事不明确之前还不能被抓,哪怕要和队里的人正面对抗。一方面是因为一旦进去,凭一己之力脱罪难于登天,几乎就相当于没有翻身余地了。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魏无羡不服。

  如果可以,他也想真刀真枪地上场。在警校时蓝启仁对他的我行我素再不满,也从不否认他出挑的侦查能力和行动能力。

  他明明是有这个资本的。

  前提是温晁没有报复他。

  他本以为温晁绑架江澄已经是做到极致了,但他太高估了温晁的人品。和蓝忘机撞破他给警员注射毒品,再加上救下江澄,两件事加到一起,让一个睚眦必报的人想忽略他都难。

  魏无羡至今还记得他刚从警校毕业没多久,温晁借有事件需要警方调查的理由,半胁迫将他带到温家,拿了把匕首将他的左腿捅了个对穿,又把他丢到温家实验室。

  温家的生化试验有不少都是在活人身上注射药剂,再将其控制起来进行后续观察,有控制不了的个体就干脆灭口。魏无羡被特意丢进这样的地方,成天与神志不清或极具攻击力的人为伍,时刻要提防着个体发狂的情况,休息都成了奢侈,唯一的消遣就是阅读不同个体的用药记录。

  缺乏休息和治疗,魏无羡的腿伤恶化得很快,等到他利用温家下属进来将个体灭口的机会逃出去,左腿的伤势已经不可逆了。再好的治疗也只能保证日常行动,负担不了高强度的训练。

  这也就意味着,他再也不能待在一线出任务。

  自那之后,魏无羡就调任到了刑事鉴定部门,根据在温家实验室观察到的信息,暗自着手开发精神类药剂。

  围剿温家的行动中,他的确私自抓了几个当初和温晁一同迫害自己的温家高层,给他们注射药物后问到了重要口供,因此虽然警局里的警员对他颇有微词,碍于这一功劳也没有说什么,甚至有些人暗地里说他这么做实在解恨。

  而现在,一脸理所当然来逮捕他的,也是这些人。

  这么一想,苏涉好像就是他和蓝忘机那次差点搭上性命救了的那个警员呢。

  魏无羡又火大了一些,头也不回地跑到车库,打开门冲进去长腿一迈跨上一辆摩托,发动后蹭地一下窜了出去,哪知刚好将追到楼底的苏涉撞倒。

  “魏无羡袭警!”苏涉举起枪对准摩托车轮胎,一辆黑色帕萨特突然从路边冲出来,挡住摩托车的去路。

  苏涉顿了顿,扣下扳机。

  摩托重重颤了颤,车身一偏,将坐在上面的人甩了出去。魏无羡没带头盔,额角磕在地上,一阵剧烈的晕眩,眼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魏婴!”帕萨特上下来一个人扶起魏无羡,苏涉带着其他警员立刻跟了过去,却在离他们不到五米的地方生生刹住脚步。

  “蓝...蓝副组长。”

  苏涉以为自己在蓝忘机手下工作这么久,早已经对他平时的不苟言笑免疫,但此刻蓝忘机的眼神却让他遍体生寒。苏涉攥了攥口袋里的通缉令,又恢复了点底气:

  “是上面下了命令......”

  “我只听到了一声枪响。”蓝忘机将魏无羡靠在路灯杆上,站起身背对着魏无羡挡在他和苏涉之间,“是你打爆车胎的那一枪。”

  蓝忘机的语气没有波澜,但苏涉愣是觉出极大的压迫感,他听到蓝忘机一字一顿地道:

  “那么我问你,在瞄准目标之前,为什么没有鸣枪示警。”

  魏无羡迷迷糊糊睁开眼,只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形挡在自己面前,耳朵里充斥着“这是规定”,“袒护他”,“我会处理”这些只言片语,头疼更甚,又晕了过去。

  等他再次清醒,已经是在温宁的家中了。

  温宁建议他出国避风头,魏无羡明知这件事是有人设了套,却不甘心就这样被打上畏罪潜逃的名头,即使队里很快就发布了对他的全面通缉,他还是抱着一丝期待和希望。

  直到那天他遇见了带头抓捕他的江澄。

  蓝忘机在归队后收到的第一份报告,是逮捕魏无羡行动结果。

  “......魏无羡在拒捕过程中与五队七组副组长江澄发生冲突,驾车潜逃时意外发生车祸......”

  “身亡。”

评论(24)

热度(163)

  1. 淡🍁语-苗升沉 转载了此文字
  2. 淡🍁语-苗升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