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沉

微博ID:升了个沉的
逐渐感受到了爬墙的乐趣

【魔道祖师】Against(十)

  秦苍业的家不算大富大贵,但看得出家境殷实,两百平米左右的房子装修得很精致。秦愫的母亲接待了魏无羡和蓝忘机,脸上带着掩不住的憔悴虚弱。她有些不死心地问蓝忘机自己女儿是不是真的身亡,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一下子跌坐在沙发上,掩面抽泣起来。

  魏无羡把纸巾拿给秦愫母亲,听见她断断续续地道:“阿愫她...她还那么年轻...又是那么...那么孝顺的孩子...”

  秦苍业原在警局的后勤部门工作,出事之后请了长假在家陪伴妻子。他掐了手里的烟,搂着妻子的肩膀柔声劝慰她:“别哭了,阿愫平时最不愿意你难过了。你看她上个月还天天在房里教你弹曲子来哄你开心,你不喜欢听那些练习曲,她就教你简单的。阿愫对我们这么孝顺,你也让她走得安心。”

  蓝忘机不善处理这种场面,倒是魏无羡看似随意地帮着劝了几句,很快安抚了秦愫母亲的情绪。被秦苍业这么一提醒,魏无羡想起蓝忘机说秦愫失踪前刚接了一个钢琴私教的活,便提出去秦愫的房间看看,说不定能查出和秦愫失踪的关联。

  秦愫房间的床尾摆了座梳妆台,魏无羡饶有兴趣地研究完台面上的瓶瓶罐罐,坐到靠墙放着的一架立式钢琴前,把刚才从梳妆台上拿到的一支口红抛给蓝忘机。

  “二哥哥,打开看看,有问题请教你。”

  蓝忘机拔开口红盖子,旋出膏体,看向魏无羡。

  魏无羡支起钢琴盖子,敲了几下中央A音的琴键:“什么色号?”

  “......”

  魏无羡道:“这就被我问懵了?二哥哥你这样可是要找不到女朋友的——等会儿,蓝湛你别说你有女朋友来打我脸。”

  “没有。”蓝忘机把口红放回梳妆台上。

  “不是吧?”魏无羡作捂嘴吃惊状,“蓝湛你可是青年才俊啊!出身好长得好能力好,就是这脾气实在闷了点......”

  “你说,闷了点?”蓝忘机突然的打断倒让魏无羡的吃惊变得有几分是真的了——不等别人说完就插话,不符合蓝忘机向来守礼的风格,更别提这句话中的停顿表现出的微小迟疑。

  “不闷不闷,二哥哥这叫内秀。”魏无羡觉得自己一定是眼花了加脑补过度才会觉得蓝忘机的面瘫脸上出现了委屈的神情,“说正事儿,蓝湛你学过乐理吧?”

  蓝家虽是警察世家,但是除了必要的训练任务,还会额外附加一大堆素质拓展课,琴棋书画一项不落,搞得魏无羡一度以为蓝家的副业是开补习班的。蓝忘机应了一声:“嗯。”

  “听音怎么样?”

  “可以。”

  魏无羡又按了一遍刚才的琴键:“这个。”

  蓝忘机看了一下魏无羡手的位置:“你弹的是国际标准A音?”

  “对,怎么样?”

  “有偏差。虽然偏差小,但是能听出来。”

  “刚才秦苍业说秦愫上个月天天教母亲弹琴,她是靠钢琴吃饭的,不会听不出音调偏差,既然听出了,没理由不校准。”魏无羡说着又仔细翻了一遍房间里大大小小的抽屉,“江澄说被偷的东西很杂,钢笔香水U盘什么都有,但是我托金凌看了一下详细报告,发现秦愫房间里的失窃物品有共同点——都盛放了液体。”

  魏无羡扇了一下空气:“ThierryMugler 的Angel,和抽屉里的空包装盒相符,应该是被偷走的那一瓶。这种香水留香很久,但是至多四到五天,所以不会是一个多礼拜前失踪的秦愫喷的。江澄是在前天接的盗窃案,作案时间在大前天晚上,看来犯人还很有闲情逸致地试了试香。”

  还要多亏了他在国外的时候温情逼着他搜罗她感兴趣的香水,为了辨别香水的牌子和品质,魏无羡差点没闻到鼻子出血。

  “他在辨认液体的用途。”蓝忘机蹲下身查看地上一点墨渍,“不小心弄洒的钢笔墨水都被处理了,但是这点墨迹刚好被书桌影子盖住,所以没擦干净。”

  “看来有人在找秦愫藏起来的一样东西,而且这样东西是液态的,量也很少,小容量的器皿就装得下。为了不暴露盗窃目标,对方才拿走了秦苍业家里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魏无羡的目光凝在钢琴顶端的节拍器上,“好巧,我以前研制的那种药物也是液体。”

  “魏婴。”蓝忘机握住魏无羡的肩膀,瞳色清浅的眸子突然像海一样幽深,“我......”

  “如果是安慰的话就不用说了。”魏无羡轻松地笑了笑,“顺口感叹一句陈年旧事而已,放在以前或许还会觉得有点可惜吧,至于现在,我要在意很多更重要的事,我没怨过。”

  “更重要的事。”

  “对啊。”魏无羡覆上蓝忘机搁在自己肩上的手,恳切而笃定地道,“更重要的事。”

 


  出来的时候蓝忘机默默地站在远处看魏无羡和秦愫母亲话别——魏无羡坚持认为蓝忘机的报丧脸只会刺激到人家长辈。过了一会儿,秦苍业携着妻子回屋,魏无羡三步并作两步跑向蓝忘机,有些得意:“二哥哥猜我问到了什么?”

  “什么?”

  “秦愫母亲手上的指甲油你看到了吧?我说女朋友喜欢这个颜色,问她在哪儿买的。她说是女儿送的,还从外套里拿出了指甲油瓶让我看了一眼牌子。”

  “喜欢这个颜色?”

  “我说蓝二哥哥,套话懂不懂啊?”魏无羡拽着他往外走,“秦愫房间里没有指甲油,失窃物品清单里也没有,说明她平时不用。当然这不代表她不会送母亲指甲油,但是一个月入好几万的孝顺女儿,会送自己母亲一个杂牌子吗?而她母亲居然还随身带着这瓶指甲油,未免太珍视了。”

  魏无羡掏出手机,噼里啪啦地打字:“不像是情人,情人的礼物一般会更贵重。当然也不会是秦苍业,如果是丈夫送的她没必要说谎,而且她的神色很自然,一点也没有一般人说谎会有的小动作。”

  “她说的是真话。”蓝忘机道,“如果她有另一个女儿。”

  短信提示音很快响起来,魏无羡划开屏幕拿给蓝忘机——是阿箐发来的信息。

  昨晚阿箐借着夜店里的无线信号作为媒介排查了信号接收源,最后锁定了薛洋的私人手机。魏无羡认为薛洋疑心重,又不像一般的上班族有固定的办公场所,把资料存在台式机里可能性不大,不如随身携带。阿箐的电脑技术是温宁教出来的,颇有后起之秀的风范。昨晚行动时间有限,阿箐只来得及复制资料,来不及按照温宁给出的特定代码检查被标记的文件,现在结果一出来就给魏无羡回了消息。

  “蓝湛,聂队的急病还没好吗?”魏无羡又点开通讯录里蓝思追的名字。

  “一直没有归队。”

  “你看望过他吗?什么症状?”

  “他刚得病的时候和兄长一起去过一次,主要是急性病常有的症状,但是脾气变得异常暴躁,反应比以往迟钝。”

  “差不多了,接下去还要把一件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小朋友们。”

  蓝忘机拎出一个物证袋,里面装着小小的方形金属块,泛着银白的光。

  钢琴节拍器的摆锤。

——————————————————————

  这一章其实是#论了解化妆品的重要性#

  发现有越来越多的人关注这篇更新,开心到飞起!谢谢大家的喜欢!

  在这里解释一下文中的几个梗:羡羡弹的那个音其实就是中音la,我以前学听音的时候老师都会拿这个当做标准音;留香久的香水喷在人身上不洗澡一般能维持两天,喷在衣物上是四天左右;那支口红也不全是用来调戏二哥哥的,羡羡检查它是为了确认它装不了液体......


评论(14)

热度(141)

  1. 淡🍁语-苗升沉 转载了此文字
  2. -萱陌白-升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