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沉

微博ID:升了个沉的
逐渐感受到了爬墙的乐趣

【魔道祖师】Against(十一)

  听说昨天集体捅刀?

  那今天来吃颗红茶味的糖吧!

——————————————————————

  “二哥坐吧。”金光瑶起身要去泡茶,被蓝曦臣拦下。

  “不麻烦了,我就来取个文件,顺道看看你。”

  金光瑶没说什么,但还是给蓝曦臣倒了杯白水,领他去了书房。蓝曦臣面带忧色地看了看自己的义弟,“阿愫的事......”

  “我当警察这么多年了,栽在我手里的犯人没有几千也有几百,恨我入骨的当然不会少,或许就有人借此报复我。怪只怪我无能,自己的妻子也护不好。”金光瑶有气无力地笑笑,“二哥不用担心我,这几天上头批了假特准我休息,等我归队后这个案子我一定要亲自查,绝不放过凶手。不仅是为了给阿愫一个说法,也是为了给我自己一个说法。”

  对于这个义弟,蓝曦臣总是放心的。金光瑶做事妥帖有分寸,和蓝曦臣出身警官世家从小受到熏陶不同,他是零基础一路摸爬滚打上来的,现在能和蓝曦臣一同坐到副队的位置,心性早已被磨练得坚韧无比。

  “好了,二哥。”金光瑶把数据线从电脑上拔下来,连同移动硬盘一起交还给蓝曦臣,“本来你说一句,我拷了文件给你送过去就行了,还特意跑一趟。”

  “我也是顺路。”蓝曦臣拍了拍他的肩,欲言又止,顿了顿还是道,“若是有什么难处,一定要和我说。”

  “嗯,二哥费心了。”金光瑶报以得体的微笑。

  送蓝曦臣出了门,金光瑶倚着窗台,正巧能看见蓝曦臣驾车离开,侧了侧身子朝关着的卧室朗声道:“已经走了。”

  “‘一定要亲自查,绝不放过凶手。’看来我这下是闯下大祸,插翅难逃了,是不是啊,金副队长?”薛洋笑眯眯地转悠到餐厅,找出个勃艮第酒杯夹在指间。

  “红酒在你右手边的玻璃柜里。”金光瑶揉了揉额角,“你胆子倒是大,还敢这么光明正大地来找我。”

  “这可不是我想来的。”薛洋把手里的酒杯举到灯下晃了晃,深红色的液体里包裹着流动的光影,“我被怀疑了,店里不能回。你的好义兄没什么威慑力,揉圆捏扁怎么都行,他弟弟可是个不好惹的。”

  “忘机?我记得我告诉过你别去招他。”

  “不是我去招他,是他和魏无羡找上我。”

  金光瑶敛去惯常的笑意。

  “魏无羡?我听说这几天和忘机在一起的是一个姓莫的医师......你说他是......?”

  “蓝忘机会带着一个无关人员到处跑本来就很奇怪,在店里我找机会试探了一下。”

  “几成把握?”

  “这个问题真没品。你别忘了,魏无羡停职后留在警局的药剂资料可是你转交给我的。那种配药手法,全世界找不出第二个人。”

  金光瑶终于表现出了一丝少见的警觉:“他没死。”

  “那就是你要去确认的事了。看在这瓶红酒的面子上,我再提醒你一句,魏无羡回来了,难保你的那些手段不会被察觉。当年金子勋为什么会中毒,你可比我要清楚。就算当年的事你没直接参与,那聂明玦犯病的事......”

  “你要提醒的未免太多了。”金光瑶冷冷道。

  薛洋咧嘴,露出左边的小虎牙轻轻咬了一下酒杯口,又深深嗅了一下红酒的气息,扬手将杯子里的醉人的液体全泼进了垃圾桶。

  “谢谢款待啦。”

 


  “不谢不谢,哎呀跟我还客气什么。”魏无羡打电话打得豪情万丈,然而蓝忘机隔着手机都能听见那头金凌的咆哮:“谁谢你了!明明是你来找我帮忙!要不要脸?!”

  “我可是为你好。帮了这个忙,你就等着你舅舅和你爸对你高看一眼吧,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厚道?”

  大概是那句“高看一眼”太诱人,金凌生生止住了狂风暴雨般的吐槽,半晌憋出一句,“那我的实习成绩是不是能拿‘优’了?”

  “哎哟我的小少爷。”魏无羡恨铁不成钢地一拍大腿,“你就这点出息?别说拿‘优’了,给你记上一功回头直接提前录取到五队都不在话下。行了行了先这样啊,我还有别的事要干,你别忘了和思追也保持联络。”

  见魏无羡挂了电话,蓝忘机才道:“队里从来没有记功可以破格提前录取的规定。”

  “激励机制嘛。”魏无羡毫无哄骗他人的愧疚心,“要是都像你们蓝家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的,小孩们干起活来多没劲啊。”

  “实事求是。”短信提示音响起,蓝忘机低头查看消息。

  “别这么较真呀蓝二哥哥。”魏无羡把座位往后调了调,翘起二郎腿,“你现在不是也在和我一起干规定之外的事吗?我记得蓝老师说过没有正式命令,是不允许私自监视可疑人员的吧?”

  “......”

  “哈哈哈哈哈哈。”每次蓝忘机无言以对都让魏无羡心情大好,“突然好想喝一个牌子的红茶,我去买一瓶,蓝湛你要点什么吗?”

  “和你一样。”

  暮色四合,星光疏淡。小区里的感应路灯一排接一排亮起,把楼房之间的小道照射得极亮,同时也留下一些极暗的死角。蓝忘机和魏无羡在从秦苍业家出来回了趟警局,傍晚时分又悄悄驾车回来停在暗处,黑色帕萨特和夜色融为一体,静静地蛰伏在原地。

  “喏。”魏无羡回来把一瓶红茶抛到蓝忘机怀里,还特别大方潇洒地摆摆手,“不用给钱了,算我头上。”

  “你的呢?”蓝忘机拧开瓶盖轻轻啜了一口。

  “喔,太渴了就在店门口先灌完了。”

  蓝忘机没说话,伸手把瓶子递给魏无羡:“喝吧。”

  “啊?不用了我喝过......”

  “正在监视别人,为了避免错过重要动态你不会不带回来喝。”

  魏无羡这才讪讪地接过红茶,心想刚才报刊亭老板说这牌子的红茶就剩一瓶了,他想着蓝湛也要,才这么说的。

  哎,蓝湛果然是个心思细到可怕的男人。

  嘴唇触到瓶口的一瞬间,魏无羡忍不住笑了起来。

  下午在回警局的路上,魏无羡和蓝忘机作了一番推测:在秦愫失踪前一个月,出现在秦苍业家的就已经不是秦愫本人了。证据有二,一是秦愫房间的钢琴没有及时调音,二是秦愫母亲手上的指甲油剥落情况不严重,而且她拿出的指甲油瓶子也很新,是最近买的。秦愫失踪之前,秦苍业忙于工作不常回家,和家里人见面少,细节上可以蒙混过关,但是这么一个大活人被换掉却毫无知觉,只可能是顶替的人外形和秦愫一模一样。再联系莫家庄女尸留了钢琴教师不会有的长指甲,以及警局确认女尸身份是秦愫的手段多半是DNA检测这两点,有极大可能,这一个月来出现在秦苍业家的人是秦愫的孪生姐妹。

  “秦苍业显然不知道自己有两个女儿,八成是因为秦夫人隐瞒了这件事。我听说秦夫人年轻时曾和秦苍业的上司有染,如果是因为当时意外怀孕,而秦夫人既不愿继续背叛丈夫,又不愿让丈夫珍视这个孩子的心情落空,所以暗中做了引产,打算之后再设法收养一个孩子,只是没想到和她临盆期相符的孩子是一对双胞胎,抛弃哪个都不忍心,只能把另一个藏起来养。”魏无羡自己都佩服了一把自己编狗血故事的脑补能力。

  “那瓶指甲油应该就是假秦愫送的,同是自己女儿,所以秦夫人会这么看重这份礼物。但是——”魏无羡话锋一转,有些感叹地道,“她还是选择牺牲了这个女儿。”

  “秦愫不会无缘无故消失一个月,由着另一个人代替她,而秦夫人是知情者,她知道有人盯上了自己女儿,不得不推出另一个来做挡箭牌。一个是事业有成家庭和睦,另一个却是不得不藏头露尾挣扎于谋生,一般人都知道怎么选。”

  “她的感情不是作假的,这能看出来。”蓝忘机评论道。

  “所以,她会被内疚日夜折磨。”魏无羡目不转睛地盯着白天他们拜访过的那栋楼,“抱有内疚心的人,会想方设法补偿。”

蓝忘机的手指微不可查地蜷缩了一下。

  “嘘。”魏无羡突然转过头来,冲他比了个噤声的动作,眨了一下右眼。

  “她出来了。”

——————————————————————

  解谜线已经铺开了,接下来还会走上好一波剧情【如果这真的能算解谜向......

  边查案边虐狗才是正道啊对吧同志们!

评论(13)

热度(167)

  1. 淡🍁语-苗升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