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沉

微博ID:升了个沉的
逐渐感受到了爬墙的乐趣

【魔道祖师】Against(十二)

  秋冬交界时节的气温更低了一些,中年女子身上还是白日里穿的灰色厚针织衫,手里似乎攥着一个小小的提包,匆匆忙忙地往小区外走,打了一辆车扬长而去。

  蓝忘机把变速杆从空档换到前进档,踩下油门,和前面的出租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两辆车一前一后驶出城区,直奔郊外。人流渐渐变少,路旁从灯火辉煌一点点过渡到晦暗不明,车头所指的方向隐隐约约出现了群山轮廓,在夜空中铺开一片浓厚的墨绿色,岿然不动地等候着访客。

  出租车开到山脚下的一个小房间边上,靠着门前一辆摩托车旁停下,秦愫母亲有些单薄的身影钻出来,和小房间里的管理员打了个招呼,沿着修筑的台阶拾级而上。深秋的柏树不见任何衰败枯萎,枝叶依旧苍翠,挺直腰杆守护着此处众多魂灵。秦愫母亲走过一排排冰冷的石碑,最后在一个贴着面容姣好的女子照片的墓碑前蹲下身,打开提包拿了一个小巧的东西出来放在地上。

  “小素,妈来看你了。”

  蓝忘机和魏无羡尾随在后,不敢贸然上前吓到秦愫母亲,便靠着一棵柏树停下来。魏无羡握住蓝忘机的手腕把他拉近自己,贴着蓝忘机耳旁小声用气音问道:“假秦愫确认死亡没多久,怎么连墓地都有了?”

  回答他的是蓝忘机有些僵硬的摇头。

  就这么躲着也不是个事儿,魏无羡正打算找时机现身和秦愫母亲聊聊,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激得他条件反射地浑身一震,蓝忘机拍拍他的脊背示意他不用紧张——上山前他们已经把手机都调成了静音。秦愫母亲接起电话,语气不善地说了些什么。魏无羡正苦于听不清,秦愫母亲突然拔高声音——

  “你们说的东西我不知道!是不是,是不是你们害死我女儿的!”

  这下蓝忘机也等不住了,没想到魏无羡比他动作更快,一个箭步窜了出去。秦愫母亲冷不防见一个人冲自己而来,惊得大叫一声摔了手机,张皇失措地后退。

  “阿姨别怕。”魏无羡扶住秦愫母亲。蓝忘机跟上来捡起地上的手机,把摔散的后盖重新安好,按下开机键。这边魏无羡向秦愫母亲言简意赅地解释了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把脑袋凑过去和蓝忘机一起翻看通话记录。

  “他是第一次联系你吗?”魏无羡沉下声音,和白天做客时能说会道又礼貌有加的样子判若两人,秦愫母亲没来由地对他生出几分畏惧。

  “之...之前也有,是他告诉我阿素的墓在这里。”

  魏无羡看向墓碑,上面刻着的是“秦素”二字。

  “你另一个女儿?”蓝忘机问道。

  对于为什么魏无羡和蓝忘机会知道她有另一个女儿的事,秦愫母亲明显已经思考不过来,只是混沌地顺着他们的问话走:“是......我怕叫她们名字的时候说漏嘴,就给她们起了念着一样的名。”

  “你刚才说‘他’,‘他’是谁?”

  秦愫母亲平复了一下情绪:“我不知道,他只说是小素的朋友。小素出事了之后他主动联系的我,说他知道小素这一个月在我家的事,也知道死的不是阿愫,我一开始很害怕,可是他打电话过来只是告诉我他帮小素安排了一个墓地,还托人寄了些慰问品,别的什么也没提,我就放心了一点。”

  “那秦愫呢,你把她藏到哪儿了?”魏无羡尝试着回拨那个号码,都是无人接听,干脆把手机留给蓝忘机研究,自己一心一意问起话来。

秦愫母亲不解地道:“我没有把阿愫藏起来啊。阿愫一个月前就接了个活到外地了。”

  “你说什么!”魏无羡讶异万分

  “小素从小就想和我生活在一起。”秦愫母亲神情黯然,“她和阿愫一样,一直不知道自己有个姐妹。小时候我把她放在福利院,告诉她我认养了她,但是只能定期去看她。长大了之后她独自生活,我们碰面也少了。一个月前阿愫说她要出去一段时间,恰好小素提出想来看看我。这孩子一直在外面吃苦,我也不忍心拒绝她,鬼使神差地就想反正她和阿愫长得一模一样,不会被看出来的。我还特意和阿瑶知会了一声,说阿愫最近就住在我家了。”

  “然后她就发现了她有一个姐妹的事。”魏无羡道。

  “唉......也怪我。要是当年和苍业说清楚,收养两个孩子就好了。小素很懂事,我能看得出她是很羡慕阿愫的,可是她从没向我提要求,只是有一次特别小心地问我能不能拿走一个发卡作为纪念。要不是阿愫走之前千叮咛万嘱咐这个发卡是她最喜欢的,让我收拾的时候别碰,我肯定就给小素了。早知道小素......”

  “是这个吗?”魏无羡蹲下来轻轻拿起刚才秦愫母亲放在墓碑前的东西,翻来覆去地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发卡的样式很别致,装饰物固定在一个搭扣上,装饰主体是一个小指头那么大的水晶立方,周围细碎地点缀着波浪形花纹。魏无羡在立方块上一点点摸索,指甲划过侧面时感觉到了一丝紧闭的缝隙——

  这个立方体是可以打开的。

  “阿愫在小素出事之后就联系不上了。她失踪后我想过把这些事都说出来,可那人又给我打电话,叫我不用担心,阿愫现在好好的,过段时间就会回来,要是我现在说了,阿愫能不能活着回来就不一定了,我才知道那人没安好心。然后刚才又打电话过来问我阿愫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我越想越觉得可疑,说不定小素就是他们杀的!”

  “他们?”

  “今晚打电话过来的人声音和之间的不太一样,不过应该和上次那人是一伙的。”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会相信他秦愫现在还好好的?”

  “因为...因为之前那人有一次和我通电话,让阿愫也和我说了几句。阿愫说她很好,我才暂时相信了他......”

  “不是同一批人。”蓝忘机插话道,“我刚才把来电号码发给思追分析过了,虽然对方作了技术伪装,每次显示号码都不一样,但是前几个号码遵循的编码规则一致,是用同一个软件随机生成的,今晚这通电话不符合之前的编码。而且如果秦愫和‘他’在一起,‘他’没必要特意打电话来问秦愫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

  “那秦愫目前应该是安全的。很明显前几次打电话过来的那个人的目的是为了避免秦愫还活着的事实过早暴露。这么一想,不排除秦素的拜访也是他有意为之。毕竟一个人前脚刚走,另一个人后脚就能恰好顶替上这件事太巧了。而今晚的这个人的目标刚好和我们是一样的。”魏无羡把发卡揣进兜里,笑得狡黠。

  “可惜的是,我们捷足先登了。”

  趁着丈夫熟睡的时机,大晚上跑来公墓本身就是一件非常需要勇气的事,更别提中途还突然杀出两个人揪着自己问东问西,秦愫母亲现在腿还有点软。魏无羡和蓝忘机一人一边搀着她慢慢下山,到山脚下后,魏无羡还非常贴心地帮她拉开车后座的门让她坐进去。

  “我们送您......”

  “回去”两字还未出口,蓝忘机突然一把扯过魏无羡,大力甩上车门,差点砸中秦愫母亲刚收进车里的脚。

  魏无羡也吓了一跳:“蓝湛你干嘛?”

  蓝忘机指指车胎,魏无羡看了一眼明白了——

  光是目测都能看出车胎变瘪,是人为的。

  魏无羡环顾四周,发现和刚才上山前相比,蓝忘机的车旁边多出了一辆黑色帕萨特。

  蓝忘机一只手依旧拽着魏无羡的胳膊,另一只手飞快按下钥匙上的锁车键,魏无羡弯腰隔着车窗向秦愫母亲比比划划让她好好待在车里。看见从另一辆帕萨特上下来的人的瞬间,魏无羡再一次回想起了曾经被中二话唠支配的恐惧。

  真是头疼

  “蓝忘机,与重要证人私下接触,妨碍警方调查,此外——”

  苏涉自认为颇有技巧地做了个停顿。

  “涉嫌藏匿警方通缉犯,魏无羡。”

  魏无羡的头更疼了。

——————————————————————

  苏涉同学,给你安排了这么多戏份,是不是应该感谢一下我?

  重头戏要来了,下一章正面刚


评论(6)

热度(142)

  1. 淡🍁语-苗升沉 转载了此文字
  2. -萱陌白-升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