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沉

微博ID:升了个沉的
逐渐感受到了爬墙的乐趣

【魔道祖师】Against(九)

  “他的情况怎么样?”

  “命还在,但是伤太重。爆炸高温损坏了他的脸部和声带,你下手够不留情。”

  温情收起医药箱,接过温宁递给她的水一饮而尽,把空杯抛给江澄。江澄跟着她从自己房间里退出来,反手轻轻带上门。

  “爆炸留下的痕迹少,方便制造假死。”

  “现在知道帮他了?早干嘛去了。”温情把医药箱甩给温宁,往客厅里的单人沙发上一靠,“说吧,打算怎么办。”

  江澄不止一次地觉得魏无羡既自恋又圣父,每次魏无羡和他夸耀自己高烧40度也能放倒温晁一干人等的时候,江澄总是忍无可忍:“魏无羡你再不知收敛乱逞能迟早要把自己给搭进去!”

  骂归骂,江澄从来没想过这句话会成真。

  魏无羡和温宁联手救出江澄的事,还是温家被连锅端之后,江澄从温晁嘴里听说的。尽管江澄知道魏无羡不喜欢邀功,尤其不喜欢和亲近的人互欠人情,但是这种从死对头那儿听说朋友对自己有恩的感觉实在是糟糕——你多伟大啊,连讨厌你的人都知道你的英勇事迹,倒显得我是头白眼狼。

  魏无羡,你果然有英雄病。

  而且还会传染。

  “把他送到国外去,在这儿只会添乱。”江澄去书房拿了一叠文件出来,“材料已经办好了,医疗方面就要你多费心了。”

  温情疑惑:“我以为有通缉令摆在那儿,他根本出不去。”

   “全面通缉下达之前就办好的。”江澄似乎不愿意多说,语气不太耐烦。

   “我相信魏先生的为人,江先生你应该也是这么想的吧。”

  温宁的本意是转移话题,没想到江澄突然火起,徒手捏碎了握着的玻璃杯:“你和他有多深的交情?他是什么样的人你又知道多少?!”

  温宁被劈头盖脸吼了一顿有点懵,温情冷冷看了他一眼,抄起材料,推着温宁刚要出门,就听见江澄在她身后说了一句:

  “这件事,希望你们别告诉他。”

  温情回头,看到江澄把脸埋在手掌间,声音低低地传出来:

  “抱歉,是我失态了。”

  他和魏无羡从小一起长大,做了将近二十年的死党,可他有一瞬间真的怀疑过对金子轩下手的人是魏无羡。他对魏无羡的信任,甚至不如和魏无羡认识不到两年的温宁来得彻底。

  当一个英雄的门槛是很高的,他对魏无羡的逞能有多不满,就有多羡慕

  “我会联系国外的医生,除了基本治疗,可能还需要安排植皮或整容。”温情像是没听见江澄的道歉,从医药箱里拿了镊子和纱布,把脚下的玻璃碎片踢到一边,蹲下身展开江澄的手掌,细细地把刺进皮肤的玻璃碴一点一点挑出来,“他迟早会回来,以一个完全不同的身份。到了那一天,我和阿宁能做的就结束了,但他的要走路却没到尽头。告不告诉他是你的事,我懒得管。不过如果你是为了和他比谁更伟大,那我就当碰见了个蠢货。”

 


  魏无羡举着两个甜筒,走到停在路旁的帕萨特的驾驶座那边。蓝忘机把车窗放下来,看到魏无羡冲他眨了一下右眼。

  “别老是待在车里面,空气多不好。蓝湛你快出来我请你吃冰淇淋。”

  “天凉。”虽然嘴上这么说,蓝忘机还是老老实实地打开了车门,靠着车前盖和魏无羡站在一起。

  “这才秋天,就是冬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蓝湛你别告诉我你没在冬天吃过冰淇淋。”魏无羡往蓝忘机手里塞了一个甜筒,一边舔自己手里的冰淇淋,一边偷偷拿余光去瞟蓝忘机。

  蓝忘机轻轻咬了一口冰淇淋尖,抿了抿唇,魏无羡不自觉吞咽了一下,问道:“味道怎么样?”

  蓝忘机看了一眼两人手里明显是一模一样的冰淇淋,点点头道:“不错。”

  和魏无羡用舔的不同,蓝忘机吃甜筒习惯用咬的,小小的圆锥形很快就下去了一半。魏无羡趁蓝忘机不注意用食指在他唇角一抹——

  “沾到了。”魏无羡嘻嘻一笑,背手捻了捻干燥的指腹。

  蓝忘机撇过头,夜色笼罩下的耳垂红得不太明显。

  “咳咳,蓝湛,我问你。”魏无羡清清嗓子,正色道,“当年是你把我送到温宁家的吗?”

  “不是。”

  “啊?那是谁啊?”

  “是兄长。”

  “蓝副队?可我记得明明是你碰到我和苏涉......”

  “你记得?”蓝忘机给了魏无羡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

  “啊哈哈哈,我这不是刚想起来吗。”魏无羡抓抓后脑勺的头发。

  蓝忘机不说话了,就在魏无羡心里盘算着要不要找机会再来一次酒后吐真言的时候,蓝忘机低沉的声音传来:

  “我带你回的是我家。”

  “?????”魏无羡瞪大了眼,“你家?!”

  “嗯。”

  “喔,是不是蓝曦臣觉得你带了个麻烦回去,又不好意思直接把我扫地出门,所以才把我送到温宁家的?”

  “不是。”

  “那是为什么?”

  蓝忘机把甜筒的最后一段脆皮放进嘴里嚼了嚼,绕过魏无羡坐回驾驶座。魏无羡连忙钻进副驾驶座在他耳边不停碎碎念:

  “蓝湛,蓝二哥哥,二哥哥,蓝组长,忘机兄,怎么不说了呀。就算事实是你们家嫌我麻烦把我丢出来了也没关系嘛,我抗打击能力很强的,告诉我呗。”

  蓝忘机死活不开口,魏无羡见他又摆出一副贞洁烈妇的样子,知道这回套话算是失败了,安静了下来。蓝忘机刻意避开魏无羡的目光,踩下油门。

  能告诉他什么?

  告诉他把他带回家里是因为自己动了把他藏起来的念头?告诉他在他昏迷的头几天是自己在不眠不休地照顾他?告诉他自己的恩师兼叔父蓝启仁没过多久就知道了这件事?告诉他叔父逼着自己把他带到警局?告诉他自己用尽办法求叔父放过他连自己的大哥都看不下去了站出来帮着说话?告诉他最后叔父用极为失望的眼神看着自己做出了最大的让步就是把他送出国外?告诉他自己的大哥把出国的手续都办好了将材料交给江澄?告诉他自己的大哥把他送到温宁那儿之后自己受了蓝家家法还被停职?告诉他自己归队之后收到的第一份报告上面就写着他的死讯?

  世上的倾诉大多出于分享和不甘,而蓝忘机对于这段往事自然没有分享的念头,更没有任何不甘。

  蓝曦臣曾经说魏无羡是他这辈子犯的唯一一个错误,但是这个错误他犯得心甘情愿。

  既然心甘情愿,还能告诉什么呢。

——————————————————————

  手速复健顺利,日常表白群宠

  对,其实师妹一直知道羡羡换身份的事,这一点在第四章最后有伏笔,金凌说江澄平时都不会主动提起手头的案子,但是那天却主动说起秦苍业家失窃的细节,强行把线索放水给羡羡啊。

  一早说好要去的秦苍业家,愣是被这两个人腻腻歪歪拖到现在,还查不查案了!

评论(6)

热度(175)

  1. 淡🍁语-苗升沉 转载了此文字